当前位置:蜘蛛资讯网首页>绝世武神>寻找前世之旅

书名:暧昧高手|作者:笑无语|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19:04:31|字数:3896字

????

红楼梦:有多少赵姨娘,活成岁月的可悲模样?

?赵姨娘是红楼梦里的资深姨娘,恐怕也是《红楼梦》中最被人不齿的人之一。连作者本人都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她的厌恶之情。这样鲜明的感情倾向,在书中并不多见。

书中的姨娘并不少,可是作者对她们饱含深情,“俏平儿”,“美香菱”,“贤袭人”,都是赞誉之词,一字定评。可见作者并非对姨娘这个群像持有偏见。那么,赵姨娘之所以神憎鬼厌,究竟为哪般呢?作者在回目里称她为“愚妾”(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探春曾对她做出过四字评价:“阴微鄙贱”。

活得卑微,身份低下,为人粗鄙,阴毒愚蠢……这,大概就是赵姨娘吧。

她活得实在是太卑微,日子就像夏日里拉长了的影子,无边无际的煎熬着她。她的丈夫是二老爷贾政,可是她却与贾政“夫人”挂不上边。她的身份是妾,这是一个处于半主半仆之间的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

虽然她也有两个丫鬟使唤,但从本质上说,她还是奴才,是下人,需要侍奉包括妻在内的主人。所以赵姨娘在与王夫人同时在场时,王夫人端坐,她却需要打帘子,在地下伺候。亲生女儿见了她也只称一句“姨娘”,对她的哥哥赵国基不称“舅舅”,却称“奴才”。

因为,妾所生的孩子与妾只有血缘上的母子关系,而没有宗法上的母子关系。同样,妾家与夫家是没有正式关系的,即夫家不承认与妾家有亲戚关系。

因为姨娘身份地位的微贱,她的经济状况也颇为拮据。

赵姨娘的月钱是二两银子,两个丫头的月例,原来是人各一吊钱。后来,“旧年他们外头商议的,姨娘们每位的丫头分例减半,人各五百钱”,每位姨娘两个丫头,月例总共一吊钱。这是凤姐说的。可是究竟真假,不好说。

好好地裁姨娘丫鬟的月钱为哪般?凤姐一向深恶赵姨娘,若说有意为之,这事她干得出来。在这样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小姐们起诗社、做东,一顿螃蟹宴便要花费掉普通农户一年开销的贾府,赵姨娘贾环母子俩一年不到五十两的月钱,不得不说,是寒酸了些。

说起月钱,不比贾母王夫人这些月钱二十两的,同样是母子俩,就说李纨吧,凤姐曾经给她算过一笔账,因贾母怜惜体恤,李纨一年有四五百两的收入。而凤姐月钱虽然有限,却手握管家大权,又有放债弄权的生财之道,比李纨又不知道多出多少钱。贾府的小姐们月钱二两,另外还有二两作为脂粉头油之类应急的开销。

再看宝玉,虽然名义上也是二两月钱,不比贾环多,然而事实上,宝玉及其丫鬟们根本使不上这些钱。贾母的时时惦记,处处赏赐,王夫人玫瑰露等高规格的“尊贵物儿”的无限量供给,哪里用得着花钱呢?给晴雯请大夫,要打赏大夫时,丫头们竟然不认识戥子。

原本宝玉,贾兰,贾环在学里一年还有八两银子的福利,用来买点心茶水。可是探春理家时把这八两银子蠲了。宝玉贾兰都不指望这八两银子做什么,本是无所谓。可是对赵姨娘来说,这八两银子就不是个小数目了吧?

红楼梦:有多少赵姨娘,活成岁月的可悲模样?

赵姨娘的拮据,并非装出来的。记得贾母给凤姐过生日那一回凑份子,赵姨娘周姨娘不得不出二两银子。尤氏骂王熙凤“没足厌”,称二人为“苦瓠子”。到底尤氏心善,私底下还了她们。

马道婆来赵姨娘屋里,讨块鞋面子,赵姨娘听说便叹口气,说道:"你瞧瞧,那里头还有那一块是成样的!成了样的东西也到不了我手里来。有的没的都在这里,你不嫌,就挑两块子去。"紧接着,赵姨娘又问道:"可是前儿我送了五百钱去,在药王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没有?"马道婆道:"早已替你上了供了。"赵姨娘叹口气道:"阿弥陀佛!我手里但凡从容些,也时常的上个供。只是心有余力不足。”

赵姨娘的两次叹气,不由得人不心酸。她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她那不成样的鞋面子,着实让人看到了她度日艰难的一面。同样是姨娘,香菱拥有宝琴带来的石榴红绫裙。无独有偶,袭人竟然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可赵姨娘的小丫鬟吉祥却要去向雪雁借白绫子褂子跟赵姨娘去奔丧。

晴雯不是姨娘,只是拿一吊钱月钱的丫鬟,在宝玉房里不过五年光景,竟积攒下三四百两银子。反观赵姨娘,半辈子熬下来,只能拿出些许碎银子给马道婆,余下的写了五百两银子的借据。

因此我说,赵姨娘跟探春抱怨“钱不够使”,应该是真的。她对马道婆说的,“你看我们娘儿们,跟得上这屋里的哪个?”也是事实。

yin ci wo shuo, zhao yi niang gen tan chun bao yuan" qian bu gou shi", ying gai shi zhen de. ta dui ma dao po shuo de," ni kan wo men niang r men, gen de shang zhe wu li de nei ge?" ye shi shi shi.

赵姨娘的“微贱”,是身份地位所限。不止是赵姨娘,香菱不也差点被薛姨妈发卖吗?薛姨妈会不知道香菱的冤屈无辜?只不过是夏金桂容不下香菱,薛姨妈便要打发了香菱,免去生“闲气”。古代法律有规定,妾属于丈夫的私有财产,丈夫可以随意处置甚至变卖、处死自己的妾而不受法律制裁。

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

在我看来,赵姨娘最大的悲哀在于她永远闭目塞听,在现实面前不肯低头。她固守着自己的一定之规,她总幻想“母凭子贵”。而母凭子贵之说,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王夫人的长女元春贵为皇妃,幼子又是衔玉而生的“宝玉”,再加上正室的身份,娘家的靠山,坐拥这样的资本,王夫人才可以贵气逼人。赵姨娘,她“凭”什么而贵呢?按照宗法规定,妾所生的孩子与妾只有血缘上的母子关系,而没有宗法上的母子关系。

探春自小由贾母照顾,称生母为“姨娘”,不认她的哥哥赵国基为舅舅,这是按照规矩办事。赵姨娘原本气不得,怨不得。身为妾,她本应该看清自己的地位,摆正自己的位置。可是她不。

她不肯如周姨娘那样无声无息地活着,把自己活成了一声叹息,一个影子,一缕幽魂。

红楼梦:有多少赵姨娘,活成岁月的可悲模样?

她不肯认命,不肯遵照礼教宗法做一个低眉顺眼,安分守己的妾。她还有自己人生的“目标”和“追求”,她有非分之想,她笃信,“把他两个(宝玉、凤姐)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

她图谋贾府的万贯家私,还指望探春出嫁后额外“看顾赵家”。这自然是痴心妄想,还是带着腾腾杀气的妄想,这便是赵姨娘的阴鄙与愚迷。

即使是这妄想以失败而告终,她依然她笃信夏婆子之流的无稽之谈:“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的,谁还不怕你老人家?” 还真没人怕她。

别说怕,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贾母唯一一次与她的对话便是对她破口大骂:“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都不是你们这起淫妇调唆的!这会子逼死了,你们遂了心,我饶那一个!”凤姐更是当面训斥她:“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作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而赵姨娘的表现则是“也不敢则声”。

也曾为她心酸,贾府风俗,伺候过长辈的下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赵姨娘虽只算“半个主子”,好歹是为贾政生下了儿女的人,凤姐这样的粗暴却是“正言弹妒意”,连作者都是赞同的。因为她自己不尊重,屡屡生事挑衅。在与芳官那场斗殴中,小戏子芳官尖刻地与她对骂:“你打的我吗?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一句话,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赵姨娘在贾府的可悲地位。

一个姨娘的地位不过如此。邢夫人当说客企图说服鸳鸯做贾赦小老婆的时候,曾经为鸳鸯描述了一个看似无比灿烂美好实则虚妄缥缈的“未来”:“进了门就封作姨娘,又体面,又尊贵”,“过一年半载,生下一男半女,就与我比肩了。”看看赵姨娘的真实处境,难怪鸳鸯誓死不从了。

儿子虽养在自己身边,焉知不是被排挤于核心权力之外?贾环虽是庶出,可也是正经主子啊,却没有得到与宝玉等同的待遇。王夫人的玫瑰露叮嘱了袭人随用随取,贾环却只能靠赵姨娘求了王夫人的丫头替他偷一瓶。更何况贾环举止荒疏猥琐,不受待见,何时才有出头之日呢?

女儿也会给她让座,称她一句姨娘。可是那守规矩的三小姐的尊贵,又似乎灼着她的眼睛,刺着她的心。赵姨娘每每以探春生母自居,在她看来她的哥哥便是探春的舅舅。然而,探春不认这个舅舅。

三姑娘急了这样说,“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

知书达理的三姑娘理家期间,赵姨娘的哥哥赵国基死了。按照规矩,姨娘家亲戚的丧葬费标准是“家里的是二十两,外头的是四十两”,赵姨娘是从丫环的身份“荣升”为姨娘的,是贾府的“家生子”,因此赏银二十两。可是赵姨娘不服气。因为袭人的母亲死了,赏了四十两。袭人只是一个通房丫头,都没有“明公正道”的被提升为姨娘,怎么就越过赵姨娘去了呢?

红楼梦:有多少赵姨娘,活成岁月的可悲模样?

赵姨娘的愤愤不平也不都是无理取闹。所谓的宗法礼教,掌握在当权者的手里。王夫人悄悄将袭人的月钱止住,从自己的月钱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虽回了贾母,却瞒着贾政。

严格意义上来讲,袭人姨娘的身份并没有得到公开的肯定。虽然王夫人吩咐了凤姐,“以后有赵姨娘周姨娘的,都有袭人”,可是这更加说明了王夫人的不守规矩,不遵宗法。王夫人对袭人的厚待,是处于“情”,而“情”并不应该凌驾于“法”“理”之上。

探春诚然是按规矩办事,可是对生母赵姨娘“熬油似的”日子并不理解,只是深恨她生事寻衅,带累了自己。赵姨娘视儿女为资本,可是儿女对她却只有冷漠与疏离。儿子受自己的影响无人待见,女儿虽争气,却不屑于认自己这个生母。赵姨娘作为一个母亲的失败,令人叹息。

可是我真的很难相信,赵姨娘这个人生来就是如此的一无是处,讨人嫌。

从贾母王夫人为宝玉择“屋里人”的慎重可以看出来,丫鬟晋升为姨娘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遥想当年,她能在贾府的丫头群里脱颖而出,赵姨娘定然有非比寻常的好处。无论是容貌、言谈、针线,还是能力,年轻时的赵姨娘一定有过人之处。

她一定很要强,也一定心怀希望与梦想。如若不然,她凭什么成为贾政之妾呢?又凭什么生下了一双儿女?甚至前八十回里,王夫人吃斋念佛,服侍贾政入寝的也不止一次提到过是赵姨娘!

多年以后,她生的一双儿女都快长大成人了,她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几十年”,是什么让她变成这般模样?宝玉着名的珍珠变鱼眼睛的论断,在赵姨娘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可是我并不知道,这个人老珠黄的过程里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酸辛与血泪。我只看到了一个被扭曲了的灵魂的痛苦挣扎,没有出路,无法挣脱。我甚至不自觉的对她有那么一些同情:

那碎缎子兑的鞋面子,与探春特意用心做了送宝玉的华丽的鞋子相比,那宝玉吃絮了由芳官转赠厨役之女柳五儿的玫瑰露,她要再三再四地求了王夫人的丫鬟彩云去替她偷拿给贾环喝。宝钗拿了哥哥带回来的江南土仪,只因分了贾环一份,她便感动得不知所措,拿给王夫人大赞宝钗……一切都无情地提醒着赵姨娘,她的日子有多么的不堪。由此滋生的不平,愤恨,并非不可理喻,仇恨聚集的多了,灵魂就会被腐蚀。

赵姨娘的心理得不到平衡,不甘心,她不认命,她还要挣扎,她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这样她才能活下去。为此,她无理取闹,借故寻衅……反正她是要定期刷一刷存在感的。只有寻衅找茬方能暂时带给她一丝报复的快感。她那粗野鄙俗的言辞里饱含着对“主子”阶层的不满:这会子趁着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净,算是报仇……”

关于她的结局,我瞧不上高鹗的续书里描述,魂魄对簿阎王殿的荒谬令人齿寒。但赵姨娘不得善终,暴病而亡是完全可能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真正关心她。女儿探春以她为耻,儿子贾环更是靠不住。很少表现出对某个人物厌憎的曹公,都极其鄙视她。

这个人,能有什么好结局呢?但是续书可取之处在于,借赵姨娘的心理活动说出了对妾这种身份的存在的同情:“给人做偏房,不过这样一个下场。她还有儿子,到我的时候,还不知怎样呢。”

少年不懂赵姨娘,如今懂得几分,还是倍感凄凉。

作者:杜若,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着故事。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洱海

    灯盏香客?/?着

    “衡大叔,大家都说三十来岁正是男人如狼似虎的年纪”“所以呢?”“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对...

  • 梵克雅宝

    浮梦公子?/?着

    其实这不过是一场由腹黑皇帝和狡黠恶女定下的一个约盟继而引发的一个故事!人人皆道,将军...

  • 酷我音乐盒

    暮夜寒?/?着

    【种田】+【空间】+【温馨】+【致富】+【虐渣】被炸成灰灰的莫颜重生到了古代,成了正...

  • 海信

    悠然世?/?着

    本书出版名《美人思无邪》,天猫购买地址=a1z10.1-b.w11350767-15...